庭院如诗如画

今年的夏天,雨似乎下的很多。天气也无名的闷热,如入蒸锅桑拿。在一场场雨淋之后,这炎日的天气稍微有些微凉。随之,蒸汽腾腾,又进入热浪之中。连续几天的气温升级,使我养成了利用早晨的清新,料理“网事”。

今天,农历“7.1”。六点起床,打开电脑,进入文学网站,查看昨晚夜战发表的诗文《七月七的“变”》,近百人点击浏通用大样览,总编红戳推荐,新进的文友发文多篇.

事有凑巧,诗中写七月七的“变”,天气竟然也说变就变。刚才略显灰蒙的天,突然雷鸣闪电骤起,滂沱大雨急速登场。风声,闪电,这雨犹如大型交响乐《黄河》,但是没有序曲,没有给人任何慢慢适应的过程,直接进入高潮。(href

黑压压的乌云翻滚着,风也并不示弱,挟持着那些来自天上的验收证书水,扭曲着身子撒泼,可能是过于拥挤,辨不清的水柱,喘着白色怒气,从悬浮的空中,无序冲下。屋顶阻碍了它们的跌落,因此怒气冲冠,使劲地敲打着屋顶,溅起四射的水雾。从屋檐垂落的水线,有水帘,天地间有些混沌不清,灰蒙蒙,让人有一丝忐忑不安的惊悸,忽而闪电频频,划破了灰暗的长空,接着是震耳欲聋的轰鸣,吼出饶有余座圈音的沉闷隆隆声,配合默契,一波又起,风雨雷电的呐喊,驱散了多日的热魔,不宽的窗隙扑进清爽的水气。

院中积水排泄不及,风撕下的叶子,像一叶叶小舟,摇晃着飘向出水口。空中那豆大的雨点斜打在院子里的积水上,激起朵朵水花,继而又变成了一个个透明的白色水泡,像戴着泳帽的健将,在游向远方中消失。

盆里胳膊粗的橙子树,预算文件密密层层地挤在一起,几乎看不到树枝,重叠错落的叶子,在雨水冲洗下,好像涂上了一层薄蜡,十分好看。一个个圆溜溜的比鹅蛋大的橙子,在枝上点头,展示着自我。

雪冻害,没有挂果。在风雨抚慰下,一扫往日太阳炙烤的无精打采,好像无颜见人的样子,舒枝展叶、疏影横斜、摇晃着绿翠的枝梢,略带无果之羞涩。

十几株竹子,不见平自攻螺钉日迎风招展高耸挺拔,摇摇欲上的风姿,由于雨水压迫,借助风力,奋劲抛撒减负,表现出虚怀若谷,坚贞不屈的品格。

院墙外的珍珠葡萄,爬进院内的棚架,那密实实、郁葱葱的叶子下,一嘟噜一嘟噜的葡萄,似座座珍珠塔,如堆堆翡翠珠,串串水珠顺着翡翠洒落,正是“雨中葡萄新涨绿。苍玉盘倾,堕碎珠千斛”之意。

葡萄架下的滴水观下层地下室音(滴水莲),枝干粗壮结实、叶子肥大厚实,泛着绿色的光芒,让人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。所有的叶子似乎都在舞动,又像是无数面旗帜在迎风飘扬。它们中间的昂首挺立,像骄傲的公主,外围的低头深思,像充满智慧的哲人。有的几片叶子凑在一起,像恋人在窃窃私语。它们像水塘的荷叶,又如一把把反口的绿伞,迎接着串串水晶般的葡萄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oupondreams.com/oed/2.html